沙轆祖靈祭典介紹

一、「沙鹿」、「沙轆」

臺中市沙鹿區舊地名「沙轆」,是因為這裡昔日住有原住民平埔族族群之一的拍瀑拉族(Papora)「沙轆社」(Salach),部落位置所在大約是今日洛泉、居仁、沙鹿、美仁等四個里的範圍。

「沙轆」是平埔拍瀑拉族的語音,意義不明,近年來潘通寶先生(「遷善南北社祭祀公業」主任委員)解釋為「勇士」之意。十七世紀荷蘭人寫作「Salach」,清代漢人移民以閩南語取其音,漢字寫「沙轆」二字。日本大正9年(1920),改為今日「沙鹿」寫法。

 

二、原住民平埔族族拍瀑拉(Papora)族的沙轆社(Salach)

早在漢人移民來臺之前,臺灣島上已有著許多原住與先住的南島語族(Austronesian)活動其間。臺灣中部西海岸即清水隆起海岸平原與大肚山西緣坡地上,住著一群沒有文字而補食魚、貝與梅花鹿生活的人們。

十七世紀從事轉口貿易的荷蘭人,在1650年記載著「Salach」(沙轆)這個地方住有30戶106人,這可說是本區最早的文字記錄。

明鄭三代二十二年的恩威並治,「沙轆社」相傳被劉國軒殺戮殆盡,漢人陸續進入本區。

清康熙61年(1722)首任巡臺御史黃叔璥等人北巡至「沙轆社」,族人們歌舞、美食(都都),熱烈歡迎著政府官員。御史甚喜,南返諸羅縣(嘉義)後,文獻中開始出現「迴馬社」,典故即由此而來。

清雍正9年(1731),官逼民反,「大甲西社事變」後,清朝政府將「沙轆社」改稱為「遷善(南北)社」。兵燹後,平埔族族群拍瀑拉族逐漸衰微。

清乾隆29年(1764)「沙轆街」名稱載於《續修臺灣府志》中。

日本大正9年(1920),全臺行政區劃重新調整,許多舊有地名一併變更,例如「打狗」改稱「高雄」、「牛罵頭」改稱「清水」等,「沙轆」也改稱為「沙鹿」,而閩南語的發音仍是「沙轆」。

 

三、沙轆社的祖靈祭

日本明治34年(1901)9月24日的臺灣日日新報,報導著:

 

沙轆社口庄遷善南社與北社番於本月十四日,即舊曆八月二日

為走躔之期。走躔即似漢人的過年,必具牲禮粿品,以祀祖先。何

以稱祀祖先為走躔?蓋當天在該社附近的媽憐山下插布標,讓眾強

猛男號工作競賽活動……

 

據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洪麗完教授研究指出,沙轆社每年農曆八初二的祭祀活動,似屬臺灣中部「賽跑型祖靈祭」的一種。

日本時代,拍瀑拉族「沙轆社」後裔已創設「遷善南北社祭祀公業」之名為公號的組織。國民政府來臺後,這群住在沙鹿的拍瀑拉族後裔,仍追思、奉祀著整個部落的祖先。迄今派下員有潘、蒲、陳、張、許、鄭、戴、童、巫、王、李、趙、吳、黃、何等十五個姓氏,二十餘戶分佈全臺各地。每年一次的祖靈祭,族人後裔及里民多來祭拜。

 

四、現今的祖靈祭

沙鹿新生街巷內的「普善寺」又名「同興公祖廟」,興建於民國63年(1974,甲寅),之前曾經歷二次遷徙。是一座拍瀑拉族群後裔現有的祖廟,一樓大廳內供奉著沙轆社的公媽神牌,屋後圓形建築葬著「番社埔」撿骨得來祖先的骨骸,西向刻著「遷善南北社歷代祖宗靈位」並置有香爐;二樓則供奉著漢人地藏菩薩與玄天上帝。

往昔農曆八初二的祭典,自清晨即展開,一早由主祭者在一樓的貢桌上備好牲禮,其中包括有五份生的豬肉、五條有鱗的生魚(烏魚、鱔魚、鱑魚等)、五塊豆乾及十五個飯團,另有瓶米酒。主祭者先後手持一小杯酒,一片魚鱗、一小撮米飯,齊眉祭拜,口唸請先祖與祈福之母語。

近些年來,隨時代環境的變遷,祭典祭儀與禮俗也有不少的變化。

例如沙鹿社區發展協會前理事長陳榮輝經由埔里文史工作者簡史朗老師田野採集改編「頌祖曲」,培訓社區媽媽,產製服飾,在這天活動中加入牽田舞蹈,成為文化中新的一環。

同時潘通寶主任委員年歲漸高,祭典事項已由新近成立的「沙轆社文化促進會」理事長潘明燈先生主祭,牲禮有些許變化,主辦單位為防天熱腐壞,將五份生豬肉,稍加醃漬,與已往以有不同。

沙鹿、洛泉、居仁等社區發展協會、弘光科技大學通識學院與沙鹿區公所等單位藉著一區一特色的活動,使得現今沙鹿的平埔族拍瀑拉族祖靈祭不只祭祀祖靈,更成為文化性活動,一年比一年隆重,觀光人潮也紛紛湧入。

 

五、祝福的話

祖廟建在祖地,族親後裔在此祭祖,象徵著拍瀑拉人精神常存,屹立不搖。

在現今全球化的熱潮下,在地化就是最大的贏家。國內外唯我獨一的拍瀑拉文化,從早期原住民平埔拍瀑拉族群「沙轆社」在臺中沙鹿的發展開始,可謂別具意義。

您能到此參訪,謝謝您,祝福喔,讓我們一起努力,創造大臺中與臺灣的新風采。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two × four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