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轆社文化介紹

沙轆社沿革
文獻上關於清水隆起海岸平原四大社群記載,首推十七世紀荷蘭治台時期所遺留下來的資料,根據荷蘭人的戶口表,大肚山西麓清水隆起海岸平原,主要為平埔拍瀑拉族聚落所在地,由北而南包括牛罵、沙轆、水裡與大肚等四社,其生活領域位在大甲溪以南,大肚溪以北,大肚山西側到海的區域,荷蘭人曾對其轄下各平埔族群進行多次的人口調查從1644-1657共進行九次其中以1650年的調查最詳細,當時沙轆社106人/30戶、牛罵社為193人/58戶、水裡社121人/23戶、北大肚社97人/25戶、中大肚社84人/18戶、南大肚社155人/47戶。
本區土著為拍瀑拉族(Papora)沙轆社(Salach),在漢人未移入前即群居於本地,以今日的行政區而言,主要分布區域為沙鹿、梧棲兩區及清水區南部地區。社民的經濟生活以狩獵為主,捕鹿最為重要,兼有簡單的農業生產,及捕魚活動。基本上,為一種自給自足的經濟活動,且無市肆貿易。男人主要從事打獵工作,女人則以耕作為主。女人除在農業生產上取得重要地位,可能也是家庭之掌權者。在平埔族母系家族中,婚姻上,男子入贅於女家,隨妻而居;家系由女子繼承。
沙轆社悲歌
歷史洪流中沙轆社民反抗外力入殖性格頗強,1670年(康熙9年)沙轆社不肯屈就接受安撫,遭劉國軒討平,在巡台御史黃淑璥(台海使槎錄),番俗六考記載:沙轆番原有數百人,為最盛,後因明鄭部將劉國軒殺戮殆盡,導致該社人口銳減,只餘六人潛匿海口,此次討伐,沙轆社差一點遭滅族之禍,造成族勢大衰,也種下漢人入墾沙轆社的開端。爾後雖繁衍滋長,人口增加,但是沙轆社因參與清朝雍正9年(1731)大甲西社抗清事件,功敗垂成,損失慘重,從此一厥不振,事後沙轆社改名遷善社,取其改過遷善之意。

沙轆社遺跡
沙轆社在沙鹿生活千百年來的足跡,或已失落,但今日我們生活週遭仍有許許多多脈絡可尋, 沙轆社祖祠位於本區洛泉里新生街番地,其遺骨出土自附近平埔族土塚,證實沙鹿原是平埔族「沙轆社」的聚落。又當時的「番社埔」,是平埔族的墳地,在現今沙鹿高工處;而沙田路的洽發舊廠,即從前的「番仔庭」。今鹿寮成功東街東北的山坡地,本名為「養馬埔」,是養官馬之所在,後來改為「北勢埔」,今已變成公墓,以前河洛人要安葬此地,須以酒賞「番」民,天公廟玉皇殿的「遷善社番勒索示禁碑」古碑文記載確有其事,還有在市區看到的番婆橋、番婆井遺跡、和平街與新生街交叉口一帶,沙鹿人就稱他為社口,這正是沙轆社族人出入門口位置,而沙鹿的臺語音和荷蘭人記載原住民平埔族的發音「Salach」仍相去不遠。都足以見證平埔族居住在沙鹿的事實。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fifteen − twelve =

*